歡迎訪問安徽路達工程有限責任公司官網!

0556-5523718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論法治思維之於法治中國建設的價值詮釋
發表於: 2018-09-23 09:24:43

論法治思維之於法治中國建設的價值詮釋

(中共亳州市委黨校 劉華景)

 

    法治思維作為一種新興的理論命題在國家的政治領域不斷被提及,並成為國家治理領域的正當性方法和手段,已達成全社會的普遍共識。黨的十八屆四中全會首次以全會的形式專題研究部署全麵推進依法治國,這無疑將對建設法治國家產生全局性、基礎性、長遠性影響。全會強調“提高黨員幹部法治思維和依法辦事能力”、“把能不能遵守法律、依法辦事作為考察幹部重要內容”,彰顯了法治思維在建設社會主義法治國家中的重要地位,同時也體現出依法執政是馬克思主義政黨執政基本方式和理念的相互契合。對一個社會而言,要想充分發揮法治的優越性,法治思維在很大程度上直接決定著法治實踐的成效。

    法治思維是按照法治的邏輯來觀察、分析和解決問題的思維方式,它是將法律規定、法律知識、法律邏輯和法治理念付諸實施的認識過程。法治思維可以劃分為三個層次的內在結構:其一,“法治思維”首先應表現為國民大眾對於法律精神、法律原則、法律製度、法律理論、法律條文、法律元素、法律機製等知識的認知了解,這是法律認知。其二,法律認識要經過個人的理解、加工、認同等多種行為方式內化為法律思維態勢和習慣。其三,法治理念在處理人與人之間的社會關係中外化為日常行為。法治理念一旦形成,人們在麵臨多種矛盾糾紛解決的方式時,必然會秉承法治理念,選擇法律行為模式。

一、法治思維是國家維穩發展之基

    中國社會所處的社會轉型的特殊期,決定了法治思維是國家維穩發展的基礎。社會轉型是一場社會革命,它能夠帶來政治、經濟、文化、社會、觀念等方麵的深刻變化。同時,由於新的社會觀念、國家製度、階層結構等尚在形成之中,轉型中的社會仍然會處於不確定、不穩定、不成熟的狀態。主要表現為經濟發展與法治進程的不同步性,法律在應對高增長的經濟變革中處於被動地位。例如,近年來,由於部分領導幹部對法律缺乏全麵、正確的認識,加之現行法律對權力監督的有限性,法律的工具論價值被放大和誇大,法治的應有之意被曲解,一些地方為了發展經濟,急功近利,追逐“政績”,大搞“土地財政”,完全拋開法律的約束,嚴重侵犯公民的合法權益,引發出一些惡性事件、社會矛盾和社會衝突。有學者曾經指出“人們違反法治有兩種形式:一是法律不確定,即法律不能使人們預見未來的發展或形成確定的期待;二是讓人們對法律的期待破滅或無望”。由於法律的不確定與人們對法律期待的破滅,或為專橫的權力提供機會或侵犯了人作為自治主體的尊嚴,此種情形下何談法治思維的存在?社會矛盾的增加國家怎能穩定發展?由此可見,運用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對於推進改革、發展、解紛、維穩的治國理政方略和法治中國建設具有基礎性作用。

二、法治思維是維係黨群關係之脈

    法治是中國共產黨的執政方式,黨的執政是通過對國家政權機關的政治領導、思想領導、組織領導來實現的,黨的領導、人民當家作主和依法治國三者必須有機結合。回顧我們黨六十多年的執政曆程,凡是黨和國家領導人重視法治、注重依法治國的時期,國家經濟發展就相對迅速,社會關係就相對和諧,人民生活水平就相對提高,人民對黨和政府的滿意度就相對高;反之,凡是以人治代替法治、忽視法治、否定法治乃至踐踏法治的時期,國家經濟社會的發展就可能停滯甚至倒退,人民生活水平就會下降甚至民不聊生,人民對黨和政府就有敵意,黨群關係就會緊張,個別情況下甚至會矛盾激化,發生群體性事件。按照契約論的觀點,人民隻是為了能夠更好地生存而選擇讓渡一部分權力而組成國家,而不是國家為了人民的幸福施舍給人民部分的權與利。因此,政府與民眾之間是一種委托代理關係,權力本來就是民眾的,隻是委托給政府去履行公共職能,黨員領導幹部隻是權力的代理者。因此,黨員領導幹部隻有具備法治思維,在解決各類糾紛和化解社會矛盾時,才會以合法性為前提,以具體法律規定為依據,遵循法定程序,通過公信力和感召力來獲得支持和認同,贏得廣大人民群眾的衷心擁護和自願服從。

三、法治思維是法治中國建設之魂

    法治思維的價值,可以在性質和基本特征上作出一些解釋。第一,法治思維是一種法治精神。法治思維強調的是尊重憲法和法律的法治理念,維護憲法和法律尊嚴與權威的法治信念,遇到問題時運用憲法和法律的原則、規範、精神及法律邏輯進行合憲與違憲、合法與違法的分析判斷與正確決策的思維模式。第二,法治思維是一種規範思維。依法治國的核心與實質是依憲治國,依法治國的基礎是依法行政,它首先要求國家機關及其工作人員嚴格按照法定的規則行使權力。第三,法治思維是一種權利思維。法治思維是以權利義務作為思考主線的思維活動,通過確定公權力行使的基本規則,規範公權力的運行,依法保障公民權利的行使。第四,法治思維是一種公正思維。法治社會的最大價值在於最大程度地實現正義,黨的十八屆四中全會提出要在全社會實現公平正義,不論是執法還是司法活動中都要講求公平正義,處理的結果要經得起公平正義規則的拷問。

    由法治思維的四種解釋反觀法治中國建設的曆程,無不昭示著明確的法治精髓。首先,法治中國建設必須培育和弘揚全體國民奉行的法治精神;其次,法治中國建設要依法治國、憲法和法律至上,“法無授權即禁止”、“法無禁止即自由”,這本身就是規則思維的體現;再次,法治中國建設是中國夢的組成部分,良好的法治社會應該是人權和自由得到尊重,秩序和安全得到保障,民主和法治得到彰顯的一種社會,這也是中國夢的一種體現;最後,努力促進整個社會的公正義是法律價值的實現,是法治思維的目標所在,是法治中國建設的基本要求。由此可見,法治思維應是法治中國建設的靈魂。而且法治思維的提出不僅是時代發展的要求,也是全體國民的意願體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