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安徽路達工程有限責任公司官網!

0556-5523718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真情告白
發表於: 2019/5/29 17:37:27


      那天上午突然響起的陌生手機聲讓我以為又是騷擾電話,沒有任何想法隨手就給掛了。一旁的妹妹還笑我也太快了,莫不是某某,我的一位老同學。我很是鄭重的說不可能,她的電話我很熟悉呀,正在說的時候,妹妹說的那位同學就追電話過來了,真的是她另外一個手機號碼。唉,騷擾電話太害了。她很是理解我的做法,平日裏她也會這樣做。我問起她在哪裏的時候,她竟然說就在我的城市裏,當時我還真有些不相信,雖說她所在的城市距離不我家不是很遠,尤其是高鐵飛速發展的今天,距離已經不成為問題。可是上個月我還在問她什麼時候回來,她說沒有做計劃,我也就沒有過多想了。
     她突然回來,我還是有些激動,上次我去她家還是七年前的事,她離開我所在城市的時候我女兒還剛剛出生,現在已經是十六歲的少女了,她的女兒也已經進到了大學裏,時間好像就這樣不知不覺之間溜走了。隨即約上同在一個城市的另外一個女同學一起去見她。因為過於激動竟然將同學所說的賓館名字給讀錯了,幸好司機師傅還是知道的,從諧音中找到了那家賓館。沒想到這家賓館距離我家真的是非常近。然而平日裏我幾乎不怎麼到這邊來,根本就不知道還有這麼一家賓館。抬頭好好看看賓館的名稱,師傅很是肯定的說沒錯就是這家,看著門口停留的車輛,看起來賓館的生意還是可以的。急忙著上到同學所在的樓層,我同來的同學心情大概和我一樣,竟然將同學的房號給弄錯了,要不是聽到她的聲音,我們正準備敲響19號的房門,一聽到那個熟悉的聲音,我們剛忙著轉身,真的是她,她也同樣看到了我們,很是熱情的將我們引進到房間裏,也顧不得他老公會不會有想法,我們三個老同學忍不住相互擁抱。熱鬧激揚的真情深深地感動著我們,曾經青春年少好同學、好閨蜜每次的相聚都是這樣的漫長。我們就這樣慢慢變老,改變的是我們的容顏,就算過去了這麼些年後彼此的感情依然如同當年做學生時候那般清純,沒有任何利益,沒有任何糾葛;同樣沒有羨慕,更沒有鄙視,彼此坦誠以待。
     原本打算是請同學夫妻倆吃個飯,她老公在掛斷電話後很是為難的對我說,因為單位臨時來電話明天有人過來檢查,他們必須要回去,他的話一說完,我就很著他的話做出自己的決定,笑著對他說“你回去,沒問題,你太太可就要留下來了”,說後感覺對他很是不禮貌,畢竟決定權在他們夫妻,而且他們夫妻這麼多年一直都是“夫唱婦隨”,我好像有點“喧賓奪主”的意思。這話已經脫口而出,沒法收回了。我這裏還在反省自己魯莽的時候。沒想到他竟然一口答應了下來,我同學並沒有表示反對。他急匆匆收拾好行李就出賓館去乘高鐵,我們同學三人隨後打車直接去了飯店。
       三個人已經很長時間都沒有待在一起,想說的話太多了,一邊吃著飯,一邊說著話,飯店裏的環境終究是不怎麼方便,我們很快就吃完了飯,順便回家帶上小寶一起去同學所在的賓館。送我們去賓館的老公事後很是酸酸地對我說太過於自由散漫了。當時我可沒有多想,回家和女兒簡單說明了下情況,就帶上小寶就出來了。出門的這一刻我好像又恢複到了當年單身時候,可以毫無顧忌般說走就走,這種感覺真是爽極了!這些年太多繁瑣事務纏繞,讓我已經失去了好奇,畢竟不再年輕;曾經有過的激情也被消耗在日複一日中。尤其是小家夥突然到來讓我驚喜的同時也在考驗耐心和堅持。日漸增加的臂力,和永遠都很是飽滿的戰鬥力讓自己都快成為了鋼鐵媽媽了,而我這位同學還是很羨慕。
       她現在最多也就是節假日去看看離家外出求學的女兒,五一長假她女兒也就陪他們夫妻倆吃了一個早餐,更多時候都是和她自己同學玩去了。他們平日裏就靠手機聯係,而她女兒又是那種特獨立的孩子,幾乎不粘他們,就算是在學校裏病的很是厲害,也沒有過多和他們吐露一聲。等到我同學知道的時候她女兒已經好的差不多了。所以她感慨孩子一長大,家長就踮著腳看孩子,卻往往也就看到她們的後腦勺。雖說她老公也在身邊,這些年她女兒幾乎都是她一人照看,尤其是遠離家鄉,在陌生的城市裏,沒有親朋好友,沒有兄弟姐妹的幫忙和照顧,她內心深處的無奈和無助隻有她自己清楚和明白。也就是她為什麼感慨自己這麼些年並沒有自己的事業。其實她並不是在家的專職媽媽,有時間就會給人代賬,做做報表。隻不過是沒有固定單位,固定職位的那種。盡管她的工資並不高,還是靠一己之力為自己的家庭謀福利,她感覺很是遺憾,而她的孩子卻很棒,說到底還是成功。
      同學說她女兒已經有男朋友了,她將手機儲存的男孩子照片給我們看,挺帥的一個孩子,她並沒有反對女兒談戀愛。她和我說起這件事情的時候,我感覺很是正常。隻是她竟然忘記了曾經和我說起,並不過多關心女兒的婚嫁,當時因為在自己的婚姻裏個人付出太多了,讓她有了這樣看法,認為婚姻對於一個女孩子來說苛求太多,不結婚至少受到約束就少了很多,最起碼就不用過多將時間耗費在家庭上。尤其是生養孩子她更加不在意了。現在她的說法卻不是這樣,她好像有點熱切地希望女兒結婚,還要生育孩子,如果讓她幫忙著照顧孩子,她說這些話的時候,那種幻想出來的幸福感卻從眼裏溢出,沉浸在自我感動式。她完全將以前的想法全部給顛覆了。我的腦筋不夠快,仿佛不認識她般。看著我很是迷惑的樣子,她的眼淚這個時候一下子湧了出來,說話的聲音哽咽住。
      才過去的四月裏比她小兩歲的大弟弟竟然沒有任何征兆的突然過世了。突然停聽到這樣的消息很是讓人心驚,畢竟當時人還這麼年輕。怎麼說也是“上有老,下有小”,是家裏的頂梁柱,有著太多的責任和義務。卻這麼悄無聲息地的離開真的讓人受不了。她筆畫著“你不知道,今年我特別想去合肥,以往都是暑假或是過年的時候”頓了那麼一會兒,“這個月的9號我就打算去的,我弟弟10號就過世了,我真的是一路哭到場,見到他卻是在殯儀館裏,他睡在那裏,隔著玻璃,我很想用手摸摸,向工作人員提出要求,他們堅決不允許,我的淚一下子就流出來了,我們是如此近卻怎麼也摸不到”她再次停了下來。一時間我不知道給如何安慰她,我看到她的憔悴,看到她的消瘦,卻沒有想到她家裏這場意外。
     “大弟過世的時候是我大姐在身邊,大弟的遺體給推進太平間的時候,大姐突然將蓋過大弟的被子給抱起,工作人員還以為大姐小氣,告訴她那床被子是要燒掉的,大姐哽咽著這被子裏有大弟的體溫,她就那樣久久擁抱著不放,仿佛再次擁抱著自己的大弟般。我二姐至今都繞道殯儀館,她家距離那裏最近,因為弟弟的遺體還擺放在那裏,每次經過那裏二姐說心裏都感到痛。弟弟過世的那天晚上,我們一起去了他家,睡在他曾經躺過的地方,感受一下他的存在。有的人說害怕,我們一點都沒有感覺到,反而感覺我第一次這麼近的接觸到大弟,那一晚我們姐妹三人哭成一團。至今說起他,我還是很難受。他是個非常非常好的人,怎麼就這樣走了呢,沒有留下一句話”她淚流滿麵的說著,我一句話都沒有說。
      年輕的時候總是以為愛情可以是一切,其實這般的見識是多麼膚淺!很多的感情是穿插我們的一生,年少時候,是手足情、同學情陪伴著我們;工作後又會是朋友情照顧著我們,所以說還不完的情。象這手足情真的是“打斷骨頭連著筋”,陪你一起長大,知道你的喜怒哀樂,了解你的為人,是你最親近的人也可能是你最討厭的人,畢竟彼此太熟悉了。而這些人卻是老的時候可以聊天的最佳人選,隻有她們知道你的前塵往事,同她們說才會有著很多共同的話題,才能夠引發多少美好或是酸楚的回憶。人生的悲歡離合有時候並不是人為所能掌控的;而相對於浩瀚無際的宇宙,人又是多麼的渺小。有時候人的生命脆弱的如同一張紙,也就有太多的遺憾,太多的無奈。如其悲傷,不如感謝自己生命中的所有人,幸虧有你。

 

                                                          (路橋處:陳麗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