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安徽路達工程有限責任公司官網!

0556-5523718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夏日寄思
發表於: 2019/8/5 9:29:59


天氣逐漸變熱,雖說鄉下比城裏涼爽,但是白天裏依舊酷熱。喜歡臨窗,因為可以隨時看見窗外院子裏的那棵大樹,樹木高聳,足有五層樓高,隻是眼拙,叫不上來樹的名字。屋裏悶熱,就算有窗戶打開,也無法化解,還是要走出去,來到陽台上,視野開闊,心頭頓時豁然開朗。夏日的陽光透過茂盛的枝葉,像閃閃發亮的星光在夜空裏閃爍,這吸引了我,瞥一眼的時候,瞧見陽光輕柔地塗抹在枝葉間,使得枝葉和樹杆泛起光澤,如同鑲嵌了金邊,經過樹蔭過濾後的驕陽,完全失去了暴躁的性格,隻留下嬌羞的溫柔,像極了小時候隔壁小姐姐的嫣然一笑。這是自然的美麗,讓人身心舒暢,足以稍許慰籍離家的鄉愁。

我的工作像候鳥一樣,總是遷徙到不同的地方工作一段時間,短則半年,多則幾年不等。這次來到這裏已經三載,又一個完全陌生的環境,雖說租住的房子是棄用的學校,住宿條件較之以往已經稱得上舒適,但是,在家千日好,出門萬事難。家的味道恒久彌新,特別是父母愛的味道,如同樓下的大樹,枝葉撐開猶如華蓋,像極了父母愛的懷抱,把我和我的心攬入懷中。

孩童時,家裏住在郊區,也是有這樣的院子,院子裏同樣種植了大樹,綠蔭下的一串串腳印,就是兒時的歡樂場,更是父母愛的庇護所。就在這樣的夏日,來到傍晚,母親端一盆從自家院裏打來的井水潑地,父親毫不吃力地扛著長長的涼床擺放在門口,而幼小的我,則歡快地爬上涼床,看著奶奶從廚房裏端飯菜出來。很簡單的晚餐,一碗辣椒炒空心菜,一碗鹹菜,一鍋綠豆粥,全家人圍坐在涼床邊開始吃飯,唯獨我是坐在涼床上喝粥。童真的眼眸裏,全是家人的溫馨。母親一邊喝粥,一邊顧不得擦汗地拿起蒲扇給我趕蚊子,父親穿著背心和褲衩,展露出年輕的健壯體魄,哪有現如今的垂垂暮年!

人喜歡回憶過往,是對於現實的不滿?未必,人是感性動物,喜怒哀樂合情合理,這樣才能凸顯出人與動物的區別。不知何處來了縷縷清風,風吹落樹枝上的枯葉。就算是大暑之時,一年中陽氣最盛時段,仍然逃不脫物極必反的自然規律。我忍不住凝視落葉,看它隨風起舞在半空中,繁茂綠色中點綴的枯黃,恰似一波湖水吹皺,聯想起父母青絲中的白發,如同枯黃的落葉,忍不住地發出一聲長歎。哭蟬不覺刺耳,激烈的鳴叫聲拉回思緒些許紊亂的我,讓我穩下心來聽它歌唱。它的確是夏日的代言人,聽見蟬的悲鳴叫聲,就知道夏天來了,叫的越歡,天氣越熱。它真是一名優秀的好員工,入夏的幾乎每一天,都在盡職盡責地鳴叫。鳥兒也抵不過蟬鳴,幹脆不去和它比嗓音,躲在樹蔭裏乘涼。蟬兒身軀弱小,發出的能量巨大。作為自然界裏的一名歌手,它既沒有鳥兒優雅的喉嚨,也沒有蛐蛐兒清脆的振翅聲,唯有一口沙啞的歇斯底裏地鳴叫。坐在大樹下,配合著酷暑的燥熱,仰頭眯一眼萬裏無雲的碧藍天空,再吃下一大口西瓜,揮汗間,更能覺得蟬鳴應景。

低頭思故鄉。就算我不低頭,看不見月亮,隻沐浴在炎炎的烈日下,思鄉之情自然而然地彌漫渾身——才下眉頭,卻上心頭。顧及不到冷暖,繞指的柔情,心底溫存著長長久久的愛。仰望大樹,心中不免愧疚。夏風不曾吹落我的淚滴,反而引起我的好奇,大樹會不會厭煩蟬鳴嘶啞的吵鬧?也許不會,哪有父母厭惡孩子的攪擾?詩曰:四月秀葽,五月鳴蜩。現在正是蟬兒縱情高歌的時候,就像正值青春多動的孩童。太陽漸落,餘光停留在樹梢,大樹向陽的一麵金光發亮,向陰的一麵綠蔭蔽日。蟬兒的歌聲不曾間斷,在我聽來確實擾民。那些聽不見音樂的人,都以為那些跳舞的人都瘋了。這句話同樣適合蟬鳴,我不曾聽懂蟬兒的歌曲,又如何知道它是在發出噪音?

夜幕徹底地降臨,一切萬物陷入黑色,大樹與夜幕融為一體,星星點綴在樹頂,唱累了的蟬兒,鳴叫聲逐漸地消失,其它的不知名的蟲子,接替蟬的歌唱,開始了新一輪的奏鳴,一曲曲夜的交響曲,在這個夏日的夜晚,真是你方唱罷我登場。

                                        (公路工程處  程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