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安徽路達工程有限責任公司官網!

0556-5523718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夢裏花落有多少
發表於: 2019/9/18 9:26:32

     我天生愛做夢,美夢做過不少,最多的時候就是夢到自己可以象仙女般在空中自由飛來飛去,夢裏那個心真是美到了極致,也放鬆到了極致。就算是醒來依然念念不忘,那時候太年少了對於未來有著種種幻想和歡喜,於是身心能自由飛翔也成為了我內心世界裏的一種渴望。
     噩夢曾經也做過,少女時代最多做的就是鬼,大概潛意識裏知道自己很是柔弱,內心自然多的是擔心和害怕,這種夢幾乎是纏繞了整個青春期。總是假想著如果自己有位哥哥是不是會好些?其實很多年以後才明白真正的安全感是自己給的,畢竟一個人獨行的時候很多,沒有人會義務式一直陪伴在左右,就算是最親密的愛人也還是需要一定距離感。
       做過最壞的夢就是在夢裏找不到回家的路,見不到自己的父母親,那種糾結於心的焦急頃刻間就能讓自己淚如雨下。哭的很真實,以至於猛然間睜開眼睛,眼角竟然真的掛著淚水,心裏卻是長出一口氣來為慶幸這僅僅是場夢而不是現實。以為自己能夠很是灑脫的遠離家,其實無論走多遠,離家多少年,父母親永遠都是孩子精神上的寄托。
       我已經很久沒有做過夢了,畢竟自己已經不再是那個追風的少女了。有了自己的家庭,有了自己的孩子,於是很難再分心給夢境了。尤其是現實中的種種無奈和困頓逐漸讓我清醒的看到到生活中殘酷的一麵時。夢境裏的想象也就很真實的輸給生活中的瑣碎,更多時候就想讓自己能安安靜靜、美美沒有任何想法的睡上一覺。這讓我想起母親那句“不是所有的孩子不想孝順,隻怕到時候個人的家庭和孩子,讓他們很難分身。”年輕時候聽到時很不以為然,還曾經反駁過母親,她也沒有過多說什麼了,看我的眼睛裏卻是一副到時候自然會了然於胸的神情。日子就如同流水般慢慢淌了過來,到了現在我這個年齡段的時候發現生活中很多真相後,忽然醒悟般覺得這話說的極有道理。
      如同現在我站在陽台上看著廣場上熱鬧的人群,感受著來自這個季節裏的歌舞飛揚,而病房裏隻有母親陪伴在父親的身旁。我的內心有種說不出來的酸楚。所以說生兒女隻是一場人生接力,關鍵時候還是夫妻相伴。我將這些話說給母親聽的時候,隻是微微一笑,她卻說父親為自己的病牽扯到我感到十分抱歉,這是我沒有想到的,盡管我曾經也埋怨過父親的年輕時候不愛惜,但是他也曾經給於了我很多寵愛。如果說他是棵樹,而我就是那根小枝丫,感謝他曾經為我擋去的那些風雨,散養的方式讓我的心靈在現實中能夠自由飛翔。盡管開始的那些年裏我吃了一些苦,受了一些罪,而他和母親卻始終是我身後最堅強的支持,也是這種看似簡單的愛卻讓我能夠笑對明天。
      看著手中的小寶調皮的動來動去,突然想起已經過世了的大伯母,她一生生養過十幾個孩子,成活了九個,那該是怎樣得艱辛!就算是那個年代裏孩子能夠互相照顧,可是從懷孕到孩子學步,這個過程卻是需要媽媽親力親為。現在我想想都很是害怕,而我的這些哥哥姐姐弟弟妹妹也一樣健康長大成人了。大伯母就象是一盞耗盡油的燈漸漸老去,很是自然的成為了兒女們的公有,於是從這家挪到那家,一樣有紛爭。其實孩子不在乎多與少,關鍵在於有多少孝心。
      父親病房裏就有位病友,雖說他兒子也在跟前照顧著,而他們說自己的父親如同說自己的孩子般,滿嘴的髒話。聽著很是讓人脹腸子。母親也是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說了他們。這樣的兒子該說。而同樣是老人,另外一位病友也就隻有一位女兒服侍在旁,也沒有聽到她有多少的埋怨,更多少時候她卻是沉默不語地極其細心地照顧著年邁的父親。聽說她的兒子同樣也很優秀,這大概就如那位老人所說的家風不同,自然家教也是不一樣。這大概就是“種瓜得瓜,種豆得豆”。
      那天我不經意間走進電梯裏,卻發現對門裏到老太太正顫巍巍站在那裏,身邊大包小包,原來這裏居住的是小兒子家,現在時間已到期,來接她的是大兒子,所有老人用的,吃的統統都帶上,竟然連被子也要算上,滿滿將電梯給塞的緊緊,出電梯的時候,老人兒子實在沒有多餘手來攙扶老人,我忍不住伸出自己的手,老人也很是急切地一把抓住我的手,那雙手幾乎沒有什麼肉來,幹枯的很,冰涼、冰涼,當她的兒子們收拾好,從我這裏接過她的手,我感覺到她是那般的無助,黯淡無光到眼神裏透露出如同孩子般讓人憐愛得神情。上車的時候她還不忘連連給我道謝。這個夏天她的小兒子卻將房子給買裏,搬到遙遠的雲南去了,老人就如同風箏隨風而飛,她曾經私下裏象我婆婆透露過飄搖的生活讓她很是不習慣。兒子們之間的協議卻沒法改變。再也沒有見到她的小兒子,不知道他的老母親可好?人老了好像就成為了古董,要麼擺放在那裏,僅供展覽;要麼輾轉於自己孩子家之間,沒有人會在意他們到想法,他們內心真實的感受,孩子可以隨意主宰他們的一切。其實老人的內心同樣有著自己的渴望和需求,隻是被老的現實給遮蓋住了。
      相信每個孩子都是愛自己的父母,盡管孩子的愛有時候不是那麼很細膩,很體貼。然而世上沒有哪種感情能夠超越父母和孩子之間的愛。父母與孩子之間因為血緣的關係原本就有了太多時候的牽掛和思念。盡管很多時候他們之間有著很深地代溝,卻不能阻止愛的存在。這愛經過了歲月的曆練,已經變得很是厚重和沉穩,少去了很多的浮華,多的是對於父母親給予我們生命的感激,所以才特別珍惜,珍惜和他們在一起的所有歲月,善待他們每一天。
       身邊的孩子還在牙牙學語,相比孩子已經上大學的同事來說我到辛苦自然多了許多。也可以說這份罪也是我自找的。在很多人看來有點傻。卻不知道一個完好生命的孕育讓人有著太多的不舍。尤其是看到那些還在醫院裏苦苦等待著新生命到來的人群時,你更加明白一個新生命的到來有時候卻是這麼不容易。尤其是從孕育到生產,在到後來的精心養育曆程裏的悲歡卻見證生命過程裏的起起落落,也讓自己仿佛重新生活過,看似一樣,其實根本就是完全不同的兩種人生境遇。自己不是建簡簡單單過一遍,而是有種大徹大悟的感覺,尤其是年輕時候沒有明白的道理,這一刻卻是了然於胸。於是對生活有裏更深刻地感受,對於生命更多了份敬畏!
      苦也罷累也好,生活是自己選擇的,也就沒有什麼抱怨和不滿。看著小生命依靠在自己身旁酣然入睡的時候,心都要醉了,那個美真的沒法用言語表達出來。為了能好好陪伴他的成長,我就要時時要修煉自己,勇敢的麵對現實。同時也學會了對於女兒實時的放手,並不因為小寶到來而忽視她,而是更加理解她,包容她。這也讓我真正明白一顆母親心怎樣分?母親都想給予每個孩子很多愛,但總有乖巧和調皮的,自然愛起來好像就不那麼均等了,其實母親心真的都一樣,手心手背都是肉,放棄哪一個母親的心都會痛。看望女兒回家的那刻,我坐在車上,突然眼淚就不由自主地流裏下來,因為我知道現在的分開隻是一個開始,再過三年,我和她相聚會越來越少,她真到會象小鳥一般飛走,有自己的事業,有自己的朋友,有自己的愛人,還會有自己的家庭。看似遙遠,其實真的不漫長。
      人生如夢,可惜並不久長。而人一生也不可能隻生活在夢裏,畢竟是太過虛幻。但人又不能太過於現實,這樣生活起來總是有點乏味且悲觀,還得在自己心中藏點夢。哪怕是過了做夢的年齡,哪怕是美好終究是黃粱夢一場。就當是一份人生點綴,就當是給自己的心靈減壓,還是讓夢纏繞。隻是自己要分得清現實和夢境,別將它們混淆著過,就如同我已經很多年都沒有做到過鬼,青春年少時因為心虛才會產生幻覺,於是就有裏很多莫須有東西得存在,而事實上比莫須有東西更可怕得卻是人性,沒法考量得也是人性。所以說好與壞不是絕對的結果,更多時候卻是在什麼樣得環境裏如何開好自己的花,如何結成自己想要的那枚果!

 

                                                                                                                                          (路橋處:陳麗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