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安徽路達工程有限責任公司官網!

0556-5523718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年的味道
發表於: 2019-02-20 15:50:55

今天已經是十四了,說是過年,好像還沒有過夠,它就已經遠離我們的視線了。盡管現在年的味道已經不如從前那般濃烈熱鬧,心裏總象是缺少了什麼。畢竟現在的物質生活並不缺乏,每天都如同過年般。這多多少少減少了人對於年到來的向往。而年對於童年的父母輩來說卻是極其的深刻,在那個物質匱乏的年代裏,過年就意味著有肉吃,有糖喝,還有新衣服,而所謂的新衣服也不過是哥哥姐姐舊衣服改裝來的,他們依然是歡天喜地。尤其大年晚上的鞭炮聲讓年的氣氛達到了極致,撿沒有燃放完的鞭炮大概是那個時代孩子最最開心的時刻。新年裏走親訪友的氛圍又著實讓幾乎不怎麼出門的孩子們一次出去的機會,感受許久的溫情,所以年給予了很多很多美好的想象,也承載了很多很多美好的祝福和希望,就這樣一年一年過了下來。

父輩已經逐漸老去,孩子們也漸漸長大起來,開放的環境讓曾經相守一處的親朋好友都散落在了各地,平日裏聯係已經很少了,象年邁的二姑也跟隨著幾位表哥去了山東,作為了她自己心裏還是有“葉落歸根”的想法,前幾年還是很想回來,可是身邊沒有兒女的照顧,她還是很不情願的去了山東,盡管那裏的方言,那裏的飲食都極其的不習慣,為了能夠讓孩子照顧自己,她也沒有更好的方法。好在現在的通訊比較發達,手機能視頻,她沒事就會給我父親視頻聊天,也算是一種安慰了。小姑卻是忍受不了這份思鄉苦,寧願一個人獨守那座大樓房,她內心深處的那份孤獨和寂寞沒有人能夠體會到,感受到!好在每到過年,我的表哥和表弟都會回來陪伴她,她的守候就是為了孩子們回來有新鮮的蔬菜,讓他們嚐嚐家鄉的味道,感悟家的情懷,爸媽的家是孩子永遠的家!

每次去二伯母家都是匆匆而過,那個曾經很是開朗幽默的二伯父早就化成泥土了,和大地融為了一體。可是他的音容笑貌卻象是刻在我的腦海裏總也抹不去。我最喜歡過年和他一起出門,聽不完的笑話,悟不完的道理,他用真摯的情感將所聞所見用喜劇般的語言說出來讓人很是受用。尤其他對於家庭的那份細膩關心真的是很難找,他永遠都不像大伯父那般老子天下第一的思想將大伯母的自尊踩至腳底。二伯父對於二伯母卻是百般遷就,能為她考慮到所有,二伯母也就一直在家裏操持家務,地裏的活根本就不用操心,二伯父的離開對於她而言是不是一種失手。二伯母不是善談的人,她自始至終都是一個樣子,好像沒有什麼感情般!我還是孩子的時候並不理解她,感覺她是一位極其冷漠的人,認為她辜負了二伯父的一片真情。過去這些年後我再看她,其實二伯母就是一個老實人,不知道什麼甜言蜜語,更不知道該如何表達自己的情感,就是很本分的生活著。也許那份孤獨以及對於二伯父的思念都埋藏於心,永世珍藏了。

大舅媽也已經七十歲了,感覺時間好快!我作為孩子的時光好像還是昨天般,曾經那個很是厲害的大舅媽也老了,大舅過世也好些年了,她站在路邊看著我們離開,善良的妹妹催促著我去和她打聲招呼說是離開。她看著大舅媽很是可憐!沒有了大舅,他們家裏糟心的事接踵而來。如果人生能夠重來,大舅媽會不會反省自己的那些曾經過往?看著風中她的樣子,也就是一位年邁的老人,她內心深處的酸甜苦辣隻有她自己明白和清楚。所以說不用追究過往了,時間會給出答案。無論怎樣她依然是我們的大舅媽,是我們的長輩,我們依然會給她拜年,依然希望他們家裏和睦、幸福!

我們的到來讓三姨家忙碌了很多,好在表妹在家能夠幫忙,我想都沒有多想告訴三姨要吃鍋巴,她一口答應了下來,妹妹很是責怪我,說我是找麻煩,因為三姨做事很是慢,要做菜,要燒飯,幾時能夠吃上飯來?三姨沒有絲毫怪罪的意思,依舊笑著看我,後來二表嫂的加入讓做飯的進程加快了許多,很快飯菜就端上桌來。看著滿桌的菜,城市和農村的差別不大,看似紅燒肉卻是牛排,紅亮的大蝦尤其耀眼,熱騰騰的火鍋驅散了這個時候的寒冷,年裏喜慶的氣氛讓人感覺到很是溫暖。平日裏很難接觸到的小表弟也帶著自己的媳婦正好在家,說起這裏的氣候和飲食在南方長大的弟妹很是不適應,好在就麼幾天,他們也就離開這裏回到到自己的小家裏。因為大家都知道健康的重要,所以三姨夫也就沒有過多勸酒,就簡單的吃些飯菜。一旁作陪的表弟大伯父精神給人感覺特別好,想想多年前他為了成為一名正式教師經常去考試,通常都會和我大舅一起去當時在縣城母親家。其實他個人條件以及家庭狀況遠沒有大舅好,他卻始終是一副知足常樂的狀態,他如願以償的成為了一名正式老師,退休下來很是休閑在家種種菜,有空帶帶小外甥,生活過的相當愜意,反而大舅卻因為生活中太多不如意早幾年就過世了,真是一聲長歎人生百態。  

原本很香脆的鍋巴因為老火終究沒有吃成,心裏有了那麼一點點的遺憾。沒有了拉席、勸酒繁瑣的禮節,飯吃起來就相當快了。等到我們出門回家的時候空中已經開始飄起小雨來,讓本就很是陰冷的天霧氣的更加厲害,好在現有的公路因為前些年的堵車已經被修理的格外寬敞、平整,車子幾乎是一路高歌沒有任何封堵的回到城裏。

因為回來的早,就去了母親家,雖說初二回的娘家,卻因自己家裏來客人,在母親家並沒有過長時間的停留。今天就好好在母親家裏待著,陪著他們說說話,盡管我們的到來讓他們很是忙碌,但看的出來他們內心的歡喜。就算是和父母親在一個城市裏,看望他們也是受時間的限製,畢竟有著自己的小家庭,孩子需要陪伴,有時候想對於老人而言現實是不是很冷酷,將自己的兒女陪伴長大了,他們的兒女卻用心去陪伴他們自己的下一代,老人們卻象是成為了贈品給閑置在一邊,真有點說出來的感傷!而此時此刻的父母親卻是開心看著我們絲毫不介意曾經的離開。那個夜晚我留宿在了母親家,母親好像沒有什麼睡意,一直和我不停的講話。又舍不得我帶著孩子睡眠不好,三番五次都要幫忙著帶孩子。在她的眼裏我依舊還是那個年輕的女兒。其實我已經年過四十,要不是意外怎麼會有這個孩子?母親對於孩子的到來從擔心到喜歡,內心是滿滿的幸福。哎,母親的心!她溫暖的話語讓黑夜一下子變得並不漫長起來,很快就到了天亮,母親又開始新一天的忙碌,有父母的地方總是讓我感到十分的溫馨。

盡管年裏的天氣都不好,但年喜慶的氛圍裏讓陰沉的天空也變得不那麼重要了,道不盡的祝福,說不完的希望。盡管會經曆生老病死,世態炎涼,年卻永遠都象征著如意吉祥,象征團圓,盼望著大家都幸福安康!過完正月十五,年就正式結束了。年雖過去,各自都背上行囊開始各自的征程,滿懷著希望好好生活,展望年年的相聚!